轻轻年少 • 青青文化

在台湾的时候就听过来过德国交换的同学说,德国人特别假(affektiert),因为他们在课堂上针锋相对完,课后还会去握手谈笑风生,我想那场景应该看傻了我的台湾同学: 要不德国人课堂上吵架是假的,要不下课后的握手是假的。

十三年前第一次到德国时,德文老师问我是不是有  Kultur Schock? 我点了点头,抱怨了每天早餐的面包。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到那些初来乍到文化的碰撞,现在好像才能给自己一些解答了。

就事论事的德国人与就人论事的华人

德国人比我们华人直接很多,就课堂来说,课堂是个学术讨论的殿堂,有不同的意见,为不同的意见表达自己立场,在德国的文化里这是值得赞许也是他们从小到大被训练的。

反观台湾,我们一来并没有被要求学习有自己的立场,二来我们不应该为了自己的立场和别人起「冲突」,三来在所有说话的的场合我们都默认出一种人际伦理:老师大于学生,做报告的学生大于听报告的学生,所以我们总是很礼貌地听报告,不论到底听懂没听懂总是给予微笑或是任何可以被正面解读的反馈。总之,在我们的文化里,除非是那天心情不好或是忍很久豁出去了,否则任何课堂上的意见相左对于我们都是一种敌意的表现。

而我的那些德国同学啊,他们真的就是就事论事的讨论罢了! 这和敌意和心情不好或是忍很久了都没有关系,能够有相左的意见,其实不正代表了同学真的都进入了讨论中吗­ ? 意见会不同不才是真实的讨论吗? 至于课后的握手谈天,更是一种绅士风度的表现,现在想想,其实有点儿就像比西洋剑的场景: 他们比了剑术(辩论),优劣都已经在裁判与观众(老师与同学)前表现了,不论分数多少,下台前脱下头盔与对手握手,不正是每场西洋剑甚至每种运动比赛项目对运动员精神的期待吗? (但是人身攻击可不包括在这里啊)

有时候在这边听着中国朋友很骄傲地说:「在我没有对事不对人这种说法」,我就觉得很可惜,因为如果每个人对他有不一样的意见,他都觉得等于反对他这个人了,那么他可能很受伤或是很愤怒,久而久之,也就不会再有人对他说不一样的意见了!

面包啊面包

至于我的Kultur Schock: 面包,我已经学会和面包和平共存了。在我能选择的时候我不会特别要吃面包,在我不能选择的时候,我就选择好吃的,健康的面包。毕竟少了母亲早起为我们煮好的稀饭,面包实在方便一个小时啊!

Foto: Uwe Kils

文化的小冰山

文化理论中,把文化比作冰山。冰山露出水面的只是它整体的一小部分,用在文化中,文化里我们容易感觉到的(吃,喝,衣着,语言,文学,音乐,节庆,问候方式… )都只是文化中最表面的部分,到水面下的(价值观,伦理,沟通方式,理解方式,感情模式,义务,期待,需要…),才是文化真的复杂与难解的部分。

刚来德国的华人,因为语言的关系很容易就先被这个异文化吓傻了,意思就是他们只在必要的时候说德文与和德国人交往,其他时候他们都宁可圈在讲中文的圈圈中,但是其实这是很可惜的! 因为理论上说来,只会德文或是可以在德国活下去毕业与工作,并不代表认识了这个文化。

不过我想,我们都曾经zu jung für Kultur过吧! 我们以为我们经历到和我们文化不同的面向,就是对方文化的全部,我们也可能以偏概全地简化了它或是美化了它,文化其实没有优劣,没有尊卑,有的是我们个人的自我认同,价值认同与习惯。先倘佯在文化的碰撞中,那火花后所留下的,也才会是生命萃取出的精华,并且成为生命真实的印记。

 第一张图片:柏林电视塔 台北101 摄影 (c) 杨定宪; 第二张: (c) Uwe Kils

Share.

sinonerds-Autor*in

Die Autorin oder der Autor dieses Artikels möchte anonym bleiben. sinonerds setzt sich für das Teilen und den Austausch von persönlichen Erfahrungen ein, hält aber die Identität der Autor*innen in besonderen Fällen geheim. Bitte nimm Kontakt mit der Redaktion auf, wenn Du Fragen zur Anonymisierung hast.

Hinterlasse einen Kommen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