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主義、世界盃與德國國旗

譯者:杜蕊璇

阿根廷國旗因其國家足球隊隊服的“三橫二色”廣為人知,美國有她的星條旗,英國有米字旗。德國國旗卻沒有這樣一個琅琅上口的綽號。在德國,它最多被稱為“黑金紅”(Schwarz-Rot-Gold),用冗⻓又獨斷的方式描述它的三個組成色:黑,紅和金(以下將德國國旗稱為“黑紅金”)。

在大多數的日子裡,德國人對國旗這一國家象徵毫無熱情。黑紅金幾乎無法進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不管是在學校,民宅,甚至是重要的公共建築上,都找不到它的影子。在柏林,這個我長大的城市,印象中只有一個地方⻓期掛着國旗:國會大廈的頂部——德國議會所在地。

然而,在世界盃期間,一切都改變了。每次德國隊出賽,“黑紅金”都如雨後出筍般毫無預兆的冒出。我只能假設全國人民都有在家中存放國旗,以備不時之需。突然間,每隔一個花園,你就能看到“黑紅金”被掛在旗杆上,被做成⻛⻋和綵帶裝飾着陽台,汽⻋的側視鏡,汽油蓋都被塗成國旗色。

長期在日常生活中缺乏地位的德國國家色彩,在世界盃期間突然無所不在,這自然會讓人們聯想到,足球一定對德國國家形象有什麼特殊意義。沃爾夫岡·尼爾巴赫(Wolfgang Niersbach),德國國家足聯主席,就是持有這種觀點的其中一人。

Bildschirmfoto 2014-09-21 um 23.47.13尼爾巴赫在7月15日的採訪中興奮的這樣說,在德國沒有什麼比足球更能讓德國人團結起來。他發表完講話的幾分鐘之後,德國國家隊在勃蘭登堡門與百萬球迷共享勝利。沒有人預料到,這場緊接着的慶功派對會成為德國體育史上最受爭議的時刻之一。

六名隊員顯然決定要嘲弄對手來慶祝他們的勝利。他們的這一創舉就是所謂“牛仔舞”(Gaucho-dance):金靴克洛澤(Miroslav Klose) 和金童格策(Mario Götze)率領球員們相互簇擁着, 低下頭, 朝着人群高呼:“牛仔這樣走!”,暗指在比賽中輸給他們的阿根廷國家隊,緊接着,球員們集體改換姿勢,一邊昂首闊步,一邊高呼:“德國人這樣走!”。克羅澤和格策成功點燃了氣氛。

在這一天結束之前,每一家德國重要媒體都報道了這一荒誕的慶祝方式。大部分為這一表演貼上“讓人難為情”,“粗俗”,“不得體”甚至“可恥”的標籤。但是很多德國群眾卻不支持媒體這樣的態度。

在社交網站上,很多人激烈的回應:“為什麼記者要毀掉我們的幸福時刻?為什麼這些媒體要去解剖某幾個隊員糊塗行為,而不去好好享受這一來之不易的勝利?” 有些人則表明,媒體評論應該更加腳踏實地,他們這種嘲弄專業運動員的做法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有人猜測,阿根廷球迷一定會反擊這樣的嘲弄,但事實上,只有德國人在為此爭論。德國過去的歷史否定了德國人公開表達其民族優越性的可能。對於國家自豪感的剋制,紮根在德國的教育體系中,這樣的剋制也很容易在德國人身上發現。

在面對歷史時,德國採用了這樣可圈可點的方法:以不忘記曾經的殘暴和明確的認罪為原則,有效壓制極端愛國主義的聲音,並且通過不斷重複這一群體記憶警誡下一代。因此媒體在面對這一荒誕表現時所表現出來的自我批評的做法也就可以理解了。

人們看到“牛仔舞”之後的反饋,媒體一邊倒的負面評價,都暴露出很多德國人已經不願將政治歷史和體育賽事混為一談,畢竟沒有什麼比一場偉大的體育賽事更吸引人。也許這場關於勃蘭登堡門表演的爭論不是那麼重要,不管它被看作是“得意忘形”或是“愚蠢的胡鬧”,重要的是:德國人開始為愛國主義尋求一個尺度合宜的表達,這一積極的嘗試是從民間發起的。

很多年輕人並不認為牛仔舞有任何不得體的地方,但同時也有不少人對這一行為不滿,只是他們的看法不像前者在社交網站上被廣泛的關注。贏得世界盃讓德國人夢想成真,但是好在愛國主義沒有被借題發揮。“黑紅金”很快又消失在德國的大街小巷。

這篇文章原先由環球時報(Global Times)於2014-08-04以英文出版:“Germans still cautious about flag-waving”。 萬分感謝杜蕊璇的翻譯!

Share.

sinonerds-Autor*in

Lewe Paul

Lewe hat Chinastudien an der Freien Universität Berlin studiert und in Australien einen Master in Asia Pacific Studies gemacht. Er ist begeistert von der chinesischen Sprache, liebt Taiwan und lebt zurzeit in Berlin.

Hinterlasse einen Kommentar

Benachrichtige mich zu:
avatar
1200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