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世界杯与德国国旗

译者:杜蕊璇

阿根廷国旗因其国家足球队队服的“三横二色”广为人知,美国有她的星条旗,英国有米字旗。德国国旗却没有这样一个琅琅上口的绰号。在德国,它最多被称为“黑金红”(Schwarz-Rot-Gold),用冗⻓又独断的方式描述它的三个组成色:黑,红和金(以下将德国国旗称为“黑红金”)。

在大多数的日子里,德国人对国旗这一国家象征毫无热情。黑红金几乎无法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不管是在学校,民宅,甚至是重要的公共建筑上,都找不到它的影子。在柏林,这个我长大的城市,印象中只有一个地方⻓期挂着国旗:国会大厦的顶部——德国议会所在地。

然而,在世界杯期间,一切都改变了。每次德国队出赛,“黑红金”都如雨后出笋般毫无预兆的冒出。我只能假设全国人民都有在家中存放国旗,以备不时之需。突然间,每隔一个花园,你就能看到“黑红金”被挂在旗杆上,被做成⻛⻋和彩带装饰着阳台,汽⻋的侧视镜,汽油盖都被涂成国旗色。

长期在日常生活中缺乏地位的德国国家色彩,在世界杯期间突然无所不在,这自然会让人们联想到,足球一定对德国国家形象有什么特殊意义。沃尔夫冈·尼尔巴赫(Wolfgang Niersbach),德国国家足联主席,就是持有这种观点的其中一人。

Bildschirmfoto 2014-09-21 um 23.47.13尼尔巴赫在7月15日的采访中兴奋的这样说,在德国没有什么比足球更能让德国人团结起来。他发表完讲话的几分钟之后,德国国家队在勃兰登堡门与百万球迷共享胜利。没有人预料到,这场紧接着的庆功派对会成为德国体育史上最受争议的时刻之一。

六名队员显然决定要嘲弄对手来庆祝他们的胜利。他们的这一创举就是所谓“牛仔舞”(Gaucho-dance):金靴克洛泽(Miroslav Klose) 和金童格策(Mario Götze)率领球员们相互簇拥着, 低下头, 朝着人群高呼:“牛仔这样走!”,暗指在比赛中输给他们的阿根廷国家队,紧接着,球员们集体改换姿势,一边昂首阔步,一边高呼:“德国人这样走!”。克罗泽和格策成功点燃了气氛。

在这一天结束之前,每一家德国重要媒体都报道了这一荒诞的庆祝方式。大部分为这一表演贴上“让人难为情”,“粗俗”,“不得体”甚至“可耻”的标签。但是很多德国群众却不支持媒体这样的态度。

在社交网站上,很多人激烈的回应:“为什么记者要毁掉我们的幸福时刻?为什么这些媒体要去解剖某几个队员糊涂行为,而不去好好享受这一来之不易的胜利?” 有些人则表明,媒体评论应该更加脚踏实地,他们这种嘲弄专业运动员的做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有人猜测,阿根廷球迷一定会反击这样的嘲弄,但事实上,只有德国人在为此争论。德国过去的历史否定了德国人公开表达其民族优越性的可能。对于国家自豪感的克制,扎根在德国的教育体系中,这样的克制也很容易在德国人身上发现。

在面对历史时,德国采用了这样可圈可点的方法:以不忘记曾经的残暴和明确的认罪为原则,有效压制极端爱国主义的声音,并且通过不断重复这一群体记忆警诫下一代。因此媒体在面对这一荒诞表现时所表现出来的自我批评的做法也就可以理解了。

人们看到“牛仔舞”之后的反馈,媒体一边倒的负面评价,都暴露出很多德国人已经不愿将政治历史和体育赛事混为一谈,毕竟没有什么比一场伟大的体育赛事更吸引人。也许这场关于勃兰登堡门表演的争论不是那么重要,不管它被看作是“得意忘形”或是“愚蠢的胡闹”,重要的是:德国人开始为爱国主义寻求一个尺度合宜的表达,这一积极的尝试是从民间发起的。

很多年轻人并不认为牛仔舞有任何不得体的地方,但同时也有不少人对这一行为不满,只是他们的看法不像前者在社交网站上被广泛的关注。赢得世界杯让德国人梦想成真,但是好在爱国主义没有被借题发挥。“黑红金”很快又消失在德国的大街小巷。

这篇文章原先由环球时报(Global Times)于2014-08-04以英文出版:“Germans still cautious about flag-waving”。 万分感谢杜蕊璇的翻译!

Share.

sinonerds-Autor*in

Lewe Paul

Lewe hat Chinastudien an der Freien Universität Berlin studiert und in Australien einen Master in Asia Pacific Studies gemacht. Er ist begeistert von der chinesischen Sprache, liebt Taiwan und lebt zurzeit in Berlin.

Hinterlasse einen Kommentar

Benachrichtige mich zu:
avatar
1200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