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貨處理 之 物件博物館

柏林剛剛結束了一個展覽:Everyday life。展出的作品有舊車,舊傢具,舊衣服。整整齊齊的陳列在博物館大廳中央,讓人不得不問,到底這些東西的價值在哪裡?舊貨在柏林到底意味着什麼?從周末不間斷的舊貨市場,無數的二手商店,到網絡的舊物交換贈送,柏林人對於舊貨的確有着不能割捨的情結。

廢物還是寶物?

秉持着“你的廢物是別人的寶物” 這一簡單的概念,所有東西都有了捨不得扔掉的理由,在外面那個大世界裡,一定有個人,會喜歡這個對我來說已經老舊無用的東西,一但找到他,而且也一定能找到他,這個東西就可以重新擁有新生命,這是我可以為我曾經擁有並且愛惜的物品做的最後的事情。可以在周末的跳蚤市場上租借一個攤位,可以轉賣給二手店,可以在網絡上廣發信息尋找有緣人。在柏林,有一個更高端的做法,那就是租借或者捐贈給博物館。

museum der dinge

柏林 Kreuzberg 區一棟不起眼大樓的第四層,有一個特別的博物館: Museum der Dinge (物件博物館)。因為上一門關於博物館的課程,第一次走進這裡,覺得哭笑不得:這也能叫博物 館?!妮維雅護手霜,酒杯,火柴盒,牛奶盒等等日常生活的物品被安放在不同的玻璃櫃中,分類依次排好。“這頂多是一個整潔又不能買賣的跳蚤市場吧。”工作人員帶我們沿着陳列櫃一個個參觀,中間是已經分類好的物品,根據年,種類,美醜的對比依次排好, 這些是 Schausammlung( 陳列收藏品 )。旁邊靠牆的柜子里是還未分類的物件,未經整理,雜亂的擠在一起。這些被稱為 offenes Depot (公開的儲藏)。 前者已經被系統的歸類,後者可能是因為相關分類有多餘的可以用來替換的展品,或者還未收藏齊全的,博館依然決定把他們公開陳列。

這些物品都是量產的工業製品,從二戰之後德國經濟復蘇至今,“德國製造”  一直都是品質的保證。這些物品在歲月的流逝中,漸漸被新的產品、新的品牌取代。但是, 人們真正需要的使用的日常物品,似乎沒有多大的改變,只是樣式變了,顏色變了,大小變了,除了工業技術的進步之外,我想更重要的是,我們作為群體的審美標準一直都在與這些物品相互作用,進一步被影響的則是這些東西對於我們來說所代表的價值,以及我們在這些價值中所尋找的自我的定位。

bunte löffel

我和我的東西

在這樣撲面而來的舊物面前,我不得不重新來思考每日所面對的東西。我們每天都要使用無數的物品,也跟無數的物品擦身而過,在不知不覺中,我們與這些人造物產生聯繫,有些美,有些丑,有些實用,有些無用,我們選擇品牌,樣式,顏色,價格,看他們與自己是不是搭配,與屬於自己的其它物品是不是搭配,這個選擇的過程成為了我們自我定位的一部分;從某種程度上,與 “Dinge” (物件)的關係,決定了我們的品味是什麼,我們是誰?

柏林人熱愛舊貨。家裡可能依然擺着東西德時期的收音機,40年前的老膠片相機,穿有點土氣的二手店花裙,這些東西跨越時間與新產品們形成一股奇妙的張力,在這個批量生產物品不斷推陳出新的年代,需要想一想,我們日常所需的究竟是什麼?

Share.

sinonerds-Autor*in

Ruixuan Du

蕊璇在四川出生長大,在廣州讀完大學, 現在在柏林洪堡大學念文化學。她喜歡跟文字相關的事情, 喜歡美食,喜歡逛博物館。 Ruixuan ist in Sichuan aufgewachsen, hat in Guangzhou studiert und führt nun ihr Studium an der HU Berlin fort. Sie liest gern, schlendert durch Museen und genießt die kulinarische Vielfalt Berlins.

Hinterlasse einen Kommentar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