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货处理 之 物件博物馆

柏林刚刚结束了一个展览:Everyday life。展出的作品有旧车,旧家具,旧衣服。整整齐齐的陈列在博物馆大厅中央,让人不得不问,到底这些东西的价值在哪里?旧货在柏林到底意味着什么?从周末不间断的旧货市场,无数的二手商店,到网络的旧物交换赠送,柏林人对于旧货的确有着不能割舍的情结。

废物还是宝物?

秉持着“你的废物是别人的宝物” 这一简单的概念,所有东西都有了舍不得扔掉的理由,在外面那个大世界里,一定有个人,会喜欢这个对我来说已经老旧无用的东西,一但找到他,而且也一定能找到他,这个东西就可以重新拥有新生命,这是我可以为我曾经拥有并且爱惜的物品做的最后的事情。可以在周末的跳蚤市场上租借一个摊位,可以转卖给二手店,可以在网络上广发信息寻找有缘人。在柏林,有一个更高端的做法,那就是租借或者捐赠给博物馆。

museum der dinge

柏林 Kreuzberg 区一栋不起眼大楼的第四层,有一个特别的博物馆: Museum der Dinge (物件博物馆)。因为上一门关于博物馆的课程,第一次走进这里,觉得哭笑不得:这也能叫博物 馆?!妮维雅护手霜,酒杯,火柴盒,牛奶盒等等日常生活的物品被安放在不同的玻璃柜中,分类依次排好。“这顶多是一个整洁又不能买卖的跳蚤市场吧。”工作人员带我们沿着陈列柜一个个参观,中间是已经分类好的物品,根据年,种类,美丑的对比依次排好, 这些是 Schausammlung( 陈列收藏品 )。旁边靠墙的柜子里是还未分类的物件,未经整理,杂乱的挤在一起。这些被称为 offenes Depot (公开的储藏)。 前者已经被系统的归类,后者可能是因为相关分类有多余的可以用来替换的展品,或者还未收藏齐全的,博馆依然决定把他们公开陈列。

这些物品都是量产的工业制品,从二战之后德国经济复苏至今,“德国制造”  一直都是品质的保证。这些物品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被新的产品、新的品牌取代。但是, 人们真正需要的使用的日常物品,似乎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样式变了,颜色变了,大小变了,除了工业技术的进步之外,我想更重要的是,我们作为群体的审美标准一直都在与这些物品相互作用,进一步被影响的则是这些东西对于我们来说所代表的价值,以及我们在这些价值中所寻找的自我的定位。

bunte löffel

我和我的东西

在这样扑面而来的旧物面前,我不得不重新来思考每日所面对的东西。我们每天都要使用无数的物品,也跟无数的物品擦身而过,在不知不觉中,我们与这些人造物产生联系,有些美,有些丑,有些实用,有些无用,我们选择品牌,样式,颜色,价格,看他们与自己是不是搭配,与属于自己的其它物品是不是搭配,这个选择的过程成为了我们自我定位的一部分;从某种程度上,与 “Dinge” (物件)的关系,决定了我们的品味是什么,我们是谁?

柏林人热爱旧货。家里可能依然摆着东西德时期的收音机,40年前的老胶片相机,穿有点土气的二手店花裙,这些东西跨越时间与新产品们形成一股奇妙的张力,在这个批量生产物品不断推陈出新的年代,需要想一想,我们日常所需的究竟是什么?

Share.

sinonerds-Autor*in

Ruixuan Du

蕊璇在四川出生长大,在广州读完大学, 现在在柏林洪堡大学念文化学。她喜欢跟文字相关的事情, 喜欢美食,喜欢逛博物馆。 Ruixuan ist in Sichuan aufgewachsen, hat in Guangzhou studiert und führt nun ihr Studium an der HU Berlin fort. Sie liest gern, schlendert durch Museen und genießt die kulinarische Vielfalt Berlins.

Hinterlasse einen Kommentar

Benachrichtige mich zu:
avatar
1200
wpDiscuz